老汉app首页用生活垃圾拍一部酷酷的動畫片

時間:2019-04-28   來源:易漫傳媒   瀏覽:1027

圖片1.png

《女他》拍攝中,導演周圣崴一點點調整角色動作。圖/受訪者提供

《女他》:一部由廢品做成的動畫片

本刊記者/李行

本文首發于總第895期《中國新聞周刊》

導演周圣崴有些手足無措,因為定格動畫《女他》的配樂一直沒有達到他想要的效果。

具體來說,讓他著急的是配樂環節的音樂制作。配樂為兩個部分,一部分是影片的音效制作,因為效果音樂基本上是技術為主,導演可以給出相對明確的需求。為此,他給音效師寫了一份16000字的《女他音樂說明》。

“00:00:00:00——00:01:11:07:隨著字幕出現,安靜中漸漸出現很微弱的蒼蠅聲,逐漸蒼蠅聲越來越多聲音越來 越大,一群蒼蠅飛舞的聲音變得很惱人。

“00:15:48:20——00:18:13:10:酒瓶水龍頭吱吱呀呀地旋開,絲襪酒滿溢著啤酒的氣泡聲進入監視眼所在的高腳杯里。除花木蘭外其他男鞋紛紛舉起玻璃杯拍桌兩下示意尊敬。5號男鞋猛吸一口煙打破寂靜,咳嗽兩聲示意要酒,喝完一條絲襪后,他身體的齒輪轉動,煙囪咕嚕嚕地冒煙,打了一個響亮的嗝,黑色棉球一樣的臟嗝,臟嗝咕咕噥噥地露出生銹的鐵釘螺絲和惡心的纏繞的頭發,攀附到監視眼的周圍,伴隨一聲輕微的群眾喝彩和諂媚的音調,形成了一個小的光環,眼睛環顧一下,從背后傳來表示滿意的聲音。

從第一秒到90分鐘的最后一秒,他標注的音效需求巨細無遺。

但音樂制作部分,是一個需要更多創造力的工作,音樂人感受不到周圣崴的情感點就無法譜出契合的樂曲。

后來,周圣崴給音樂人講述了經常閃現在他記憶里的一個夢境:設想這樣一個場景,一個40多歲的一個中年女人,她每周上班“996”,下班還要陪領導、客戶喝酒,晚上回到家就吐酒。直到成為職場上的女強人。有一天,她在一個報告會上失語了,說不出話了,所有的人都疑惑,怎么平時伶牙俐齒的她,現在說不出話了。她為自己的尷尬、窘迫而無所適從。她逃離了會場,一直往前跑,最后來到一片原始森林里。從外到里,她把西裝甚至內衣全部脫掉,赤身裸體蜷縮在一個盤根錯節的植物根系里。天漸漸暗下來,直到伸手不見五指。然后,發著熒光的龐大的鯨魚從天上飛過,在那一刻,她對著鯨魚哭泣不止。

圖片2.png

圖片3.png

《女他》角色海報:鞋怪媽媽(上)男鞋怪物(下) 圖/受訪者提供

某種程度上,這是周圣崴母親的故事,《女他》就是他獻給母親的禮物,用一種隱喻的方式講述一個故事。他把這個夢講給音樂人聽,終于得到了他想要的音樂。

生活垃圾里的行為藝術

在一個鞋子怪物主導的卷煙廠里,男鞋怪物是金屬鋼鐵的化身,女鞋怪物是植物藤蔓的化身。因為害怕女鞋怪物體內蘊藏的大自然原力,男鞋怪物把她們關押在監獄里,不允許她們工作。為了養活唯一的女兒,一只高跟鞋媽媽帶著孩子逃出監獄,偽裝成男鞋進入卷煙廠打工賺取鞋子世界里的食物,她無意間暴露了自己的女性身份,隨后遭到來自整個男鞋世界的打擊。在無盡的折磨下,體內的大自然原力終于被喚醒,高跟鞋媽媽對這個殘酷冰冷的鋼鐵世界展開了復仇。

這是《女他》的故事情節,也是從古至今男權社會下女性普遍面臨的花木蘭困境

2009年,周圣崴還在北京大學藝術學院讀本科一年級。在戴錦華的課上,他接觸到當代花木蘭困境的命題,偽裝成男性在外打拼的花木蘭讓他想到了媽媽。

媽媽從基建公司的基層員工做到后來的項目經理,因為那個年代做工程的女性很少,媽媽在工作上會有意識回避性別意識,就是不把自己當女人看那種。有一次,媽媽負責繞城高速的基建項目,大雨天,她跟包工頭一起背沙包防洪。

那時候,媽媽常常早出晚歸,許多個晚上,躺在被窩里的周圣崴被廁所傳來的嘔吐聲吵醒,屋里彌漫著很重的酒氣。后來,他寫了篇作文,題目是《馬不停蹄的媽媽》。作文開頭第一句是我的媽媽是個男人。媽媽看到作文后默默地哭了很久,這讓他意識到媽媽也有脆弱的一面。

在改名《女他》之前,這部動畫的名字就叫《花木蘭》。里面很長一段的喝酒戲就是生活場景的還原。

這部動畫片中所有的角色、道具和場景都是用日常生活垃圾和廢品制作的。大學本科臨近畢業,周圣崴發起了一場浩大的垃圾收集工程。同學們把要扔掉的衣服、鞋子、襪子,甚至內褲統統給他。那些衣服就成為了片子里的監獄,紅色高跟鞋就成為被囚禁的女性,快遞盒、紙盒、塑料盒成為片子里的魔窟

學生時期,周圣崴就迷戀上撿樹枝,冰棒棍,石頭,貝殼,這似乎成為他表達情感的出口。父母不僅沒覺得他,還幫他把東西收好。他撿起檳榔渣并在上面作畫,又把雞蛋殼做成不倒翁。開始有意識地買一些手工教學啟蒙的書。起初是模仿,在熟悉了各種材質的質感后,便進行創造。

如果說,中學時期做不倒翁之類的手工都是小兒科。到《女他》時期,周圣崴幾乎把手工變成了一件曠日持久的行為藝術。

圖片4.png

周圣崴。攝影/本刊記者 董潔旭

與真人電影需要攝影機拍攝連續影像不同,定格動畫是一種特殊的門類。要制作一條完整的定格動畫片,正如制作一般影片或動畫一樣,首先需要有一個故事、劇本甚或分鏡腳本。之后制作或搜集拍攝所需的模型或對象,如人物和場景等,并且作適當的燈光布置。完成前期工作后,再利用數碼相機,為這些預先制作好的對象拍攝大量連續的照片。拍攝完畢之后,把所有照片連接成移動的影像。

僅一秒鐘影像就需要24張照片。《女他》的動畫部分有近70分鐘,只拍攝照片就需要近10萬張。再加上給垃圾分類,設置場景,制作香水瓶螃蟹、手套衛兵、舊報紙石陣、快遞盒魔窟等工作,從本科后期延續到研究生畢業后4年時間里,他幾乎每天都與這些生活垃圾同吃同住在校外一個50平方米的出租屋里。夏天時,出租屋也不能開空調和電扇,因為風會讓那些小物件發生輕微位移,影響拍攝。

《女他》特別神奇就是從最開始到拍攝結束后把這些場景放到著名的上海昊藝術館收藏,中間沒有浪費一絲一毫的垃圾。從最開始到最后轉化為藝術品,中間沒有任何的折損。周圣崴對《中國新聞周刊》說。

母與子的和解

媽媽主外,爸爸主內,又是獨生子,使得周圣崴覺得自己處在一種不太正常的家庭結構里。

爸爸不擅言談,跟周圣崴溝通很少,但會精心為他準備飯菜。開家長會時,別人都是媽媽過來,看到周圣崴爸爸,還是會有一點點怪怪的。 類似的偏見,時不時的,像一根針實然間刺到他。長此以往,爸爸就成為一個被忽視的存在,而媽媽的過度關心又讓他透不過氣來。

高中時期,媽媽的世界里仿佛只有他一個人,入學那天還到宿舍幫他鋪床,一天要打好幾個電話,問食堂吃得如何,睡得怎樣。所以每次考試完,看電影就成為他最大的放松。楊斯凡克梅耶、奎氏兄弟、蒂姆波頓、韋斯安德森等動畫導演的作品成為他的最愛。

他想報考大學的藝術專業,又不想以藝術生的身份讓別人覺得自己學藝術是因為分數不夠。最終以文化生考上北京大學藝術學院。生活發生了巨大的變化,脫離母親事無巨細的關心,又陷入了不知所措,慢慢的才讓自己的生活變得正常。

大三時,周圣崴拍了一個《獨生子》的短片。劇情是一個正讀高三的獨生子。母親在他身上傾注了很多期望和過分的關愛。獨生子想逃離這種情境,但偶然看到母親為他洗衣服流淚時的場景后,獨生子選擇了與母親和解。片中的母親就是由周圣崴母親飾演的。

她當然知道我為什么拍這個劇情,所以直到我跟她說了十幾次之后,她才同意來演。在這個過程中,也是我們之間的和解。直到后來《女他》,她來幫我,我們磨合得更好了。周圣崴說。

周圣崴自己也沒有想到,《女他》會拍成一個長片,耗費他這么多時間。本科畢業,同學們有的出國,有的工作,他選擇了拍《女他》。保送研究生,某種程度是也是為了把片子拍完,直到研究生畢業,片子還沒有拍完。

因為好奇,媽媽開始詢問他影片的事情。為什么要用鞋子,劇情為什么這么設計。那是她一次主動問我這部動畫的事情。她看完,第一句話是沒看懂。第二句話是覺得很有想象力。第三句話是覺得這個媽媽感覺跟她有一點點像。這種新的溝通,讓周圣崴在出租屋里孤軍奮戰的時候,不再那么消沉。

《女他》入圍上海電影節后,媒體采訪、項目合作、電影放映的事情開始多起來。周圣崴發現自己沒有團隊,他緊急召集家人和朋友,臨時組建了一個小團隊,爸爸負責劇組的后勤工作,媽媽負責制片人和統籌工作。《女他》所表達的其實還是家庭關系。我身邊也有很多朋友有過和我類似的經歷,獨生子女這一代容易獲得來自父母過于密集的關愛,在這種單向鏈條里作為父母的一方容易喪失自己的生活,作為子女的一方容易活得太過自我。這種情況下,我們都需要改變彼此的相處方式。周圣崴對《中國新聞周刊》說。

召喚

雖然,《犬之島》《了不起的狐貍爸爸》《僵尸新娘》等國外的定格動畫電影票房不錯,但都是建立在大導演、大制作的基礎之上。

對于中國觀眾來說,對定格動畫的印象還停留在《阿凡提》《神筆馬良》《孔雀公主》等上世紀影片上。近年來,定格文化、相人偶工作室、江通動畫、正點卡通等不少定格動畫企業在政策的支持下應運而生。中國美術學院創作的《風雪山神廟》、江通動畫的《餅干警長》、正點卡通的《開心小鎮》等作品開始進入市場,但前景依然不明。高校人才培養的缺失,也造成了市場公司人才的匱乏,進而造成國產定格動畫市場不濟的惡性循環。

2011年國產電視動畫片產量為435部,共計261224分鐘,卻沒有一部定格動畫,近年成功在院線上映的國內定格動畫更是少之又少,少數在電視臺上映的定格動畫收視率同樣不盡如人意。

周圣崴明白,較之于二維三維動畫,定格動畫的制作過程更加繁瑣。一個最簡單的眨眼動作,就需要擺上20次,拍攝20張照片才能完成。要做場景,要做玩偶的金屬骨架,翻模,燈光,軌道,后期修定位器,每一步都是一大堆麻煩,《女他》數萬次調整與拍攝就是證明。

周圣崴不是沒想過回高校做老師,過安穩的生活。但現在,他決定選擇另外的方向。《女他》獲上海國際電影節金爵獎提名,對周圣崴來說是一張介紹自己的名片。他很快寫了第二個劇本,這個劇本,他想把定格動畫與真人表演、二維動畫等媒介結合。雖然市場并不明朗,但他還是決定試一試。

被安排的日常生活之外,被你所忽略掉的很多東西都涌上來了,可能一時間你很難消化,但莫名被感動,一種說不明道不清的聲音在召喚。周圣崴說


合作客戶/ LATEST DEAL

MORE
  • 中化集團宣傳片視頻!易漫傳媒:專注于線上營銷的高品質MG動畫解決方案,集創意策劃...

  • 滴滴代駕MG動畫!易漫傳媒:專注于線上營銷的高品質MG動畫解決方案,集創意策劃,設計...

  • 老汉app首页集創意策劃,設計制作,推廣發行,衍生品,售后為一體,專注于高品質MG動畫: 吉祥物設計, ...

  • 集創意策劃,設計制作,推廣發行,衍生品,售后為一體,專注于高品質MG動畫: 吉祥物設計, ...